关乎国家安全上市公司

问:国家生物安全法出台,利好那些上市公司?

应该是生物类股票和医药类股票,现在调整比较多

问:正专门就优先股和国家特管股制展开研究了吗?

“前两批央企混改试点企业中,已有7户完成引入战略投资者、重组上市、新设公司等,引入各类投资者40多家、资本超过900亿元”,1月31日,国务院国资委产权局副局长郜志宇在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情况媒体通气会上通报了最新进展。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上述通气会上获悉,2017年底刚刚敲定的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正在制定实施方案。在郜志宇看来,前两批试点企业中,不少项目的改革力度超出社会预期。

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国资委正在专门就优先股和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展开研究,力争在2018年底前确立较为明确的思路方向,不过最终管理办法将具体从哪几方面展开监管,还需要从接下来企业推进股权多元化等实践中汲取经验。

中央企业产权登记数据统计显示,从行业分布看,房地产、建筑等行业企业混合程度较高,其中,房地产行业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达到88.3%。

方案待出

除了正在研究过程中的优先股和国家特殊管理股制度最新管理办法,第三批混改试点企业的相关实施方案,也在积极制定中。

对于入围第三批混改试点的企业,彭华岗表示,在操作路径上,可以绝对控股,也可以采用参股的形式。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即便是关乎国家安全及重大经济命脉的领域,我们也积极鼓励企业参与混改,而且在市场化程度相对比较发达的地区,更有利于推进混改。”

彭华岗并未透露入围第三批混改试点的企业名录,他表示不排除将来可能牵涉企业上市的考量,以及是否需要借壳或者注入上市公司等问题。

郜志宇表示,总体看,正在推动中的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从企业类别看,商业一类企业(主业处于充分竞争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混合程度最高,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达73.6%。

商业二类企业(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国有企业)次之,占比为62.6%,公益类企业最低,占比为31.1%。从行业分布看,房地产、建筑、建材、通信、矿业等5个行业企业混合程度较高,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分别为88.3%、86.3%、78.3%、77.9%和76.8%。

从企业层级看,层级越低混合程度越高,中央企业集团公司有中国联通、上海贝尔和华录集团3家为混合所有制企业,一级子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为22.5%,从二级子企业往下,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超过50%并逐级提高,四级以下子企业中超过90%的企业实现混合。

截至到2017年底,中央企业各级子企业,包含98家中央企业集团公司,基本上完成了公司制改制。其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企业引进各类社会资本实现了混合所有制(统计口径为资本层面引入了非公资本的企业,如果某企业开展了混改,则其下属企业均统计为混合所有制企业)。根据中央企业产权登记数据,2013-2016年中央企业及各级子企业中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占比由65.7%提高至68.9%。初步统计,2017年中央企业新增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超过700户,其中通过资本市场引入社会资本超过3386亿元。

上述混改成绩的背后,离不开产权市场的平台支撑。郜志宇认为,就目前混改推进的情况看,产权市场已经成为中央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重要平台。国资委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央企业正在不断通过转让部分股权、增资扩股等方式引入合作者,2013年以来共成交495宗,引入非公资本986亿元。

郜志宇表示,国有企业增资扩股、产权转让应通过产权市场公开进行,且不得针对受让方资格设置有明确指向性或违反公平竞争的条件,为各类社会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提供了公开、公平、公正的市场途径,实现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操作阳光化,通过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也客观上起到平等保护各类资本参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效果。

而在股票市场方面,他透露,国资委已经初步完成了对上市公司国有股权监督管理相关制度的梳理、修订,未来将进一步提高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及其国有股权流转的公开透明程度,更好的为各类投资者通过股票市场参与国有企业改革提供公平的机会。

目前,上市公司已经成为中央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要载体。数据统计显示,2012年至2017年6月底,央企控股上市公司从378户增加到390户,央企控股上市公司资产总额、净资产、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分别占整个中央企业的63.7%、60.8%、61.1%、84.8%。2013年以来,中央企业及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共实施IPO、增发、配股、发行优先股和可转债等融资事项266项,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共实施资产重组事项75项,累计注入资产规模合计5814亿元。

不设时间表

“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对于下一步的央企混改路径,彭华岗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需要因地制宜、因企施策、宜独则独、宜控则控。

他认为目前在央企集团公司探索混改依旧难度不小,以央企集团公司的资产梳理与优化为例,与央企二级、三级等子企业相比,集团层面的资产结构相对更复杂,引进投资者时需要考虑的问题更多。

与央企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同步的是,中央企业还可以主动入股其他企业,反过来激发国有企业体制机制的改革转换。

彭华岗认为,河北省“乐仁堂”品牌,便是历经国企主动入股,并取得不错效果的混改案例。

“我印象中,当年的改革氛围比较热烈”,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在国企入股之前。乐仁堂大概可以做到年均一亿元的销售规模。后来国药、上海医药、华润三家都产生了兴趣。”

据悉,当时三家拟定的合作策略各有不同,国药的策略按照股权比例6:4进行合作,华润则是商拟签订协议,按照该医药企业达到的销售规模确定投入的资金规模,上海医药的考虑则是在国药、华润的合作策略基础上,进行部分细节数据上的补充与扩容。

经过多轮谈判,国药顺利入股,2011年4月,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与乐仁堂投资集团共同组建起以药品物流配送为主的医药商业企业--国药乐仁堂。彭华岗表示,乐仁堂与国药合作后,短短几年时间,销售规模便突破了100亿元。他说:“在我看来,这是中央企业有效放大国有资本功能的一次体现。”

2014年7月,国药集团与中国建材还进入了国资委选取的混改试点名录中。到2017年底,中国建材和国药集团混改企业户数占比分别超过85%和90%,营业收入分别超过70%和90%。

国务院国资委产权局副局长郜志宇评价,在聚焦主业探索与社会资本合作方式、放大国有资本功能方面,国药集团、中国建材发挥了所属上市公司平台资本聚集功能,进一步吸引了具备业务协同效应的战略合作者加入。同时,这两家企业在完善混合所有制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方面,通过完善混合所有制企业公司章程、“三会”议事规则等制度,明确了集团公司与混合所有制企业的治理关系与权责界限,依法落实混合所有制企业董事会职权。

而在深化三项制度改革方面,两家企业已经基本完成职业经理人制度体系建设,建立了以合同管理为核心、以岗位管理为基础的劳动用工机制。

他还以中国联通上市公司为例,该公司通过股票市场增发引入了中国人寿、腾讯、百度、京东、阿里、苏宁、结构调整基金等战略投资者,1月23日中国联通已公告董事会改选方案,8名非独立董事中4名来自BATJ四大民营互联网企业;东航物流则通过产权市场公开融资22.5亿元,吸引了德邦、普洛斯等行业龙头企业成为战略投资者,联想、绿地等民营资本成为财务投资者,同时引入核心员工持股形成利益共同体,为建立股权结构均衡、法人治理健全的现代企业制度奠定基础。

据悉,东航物流引进各类社会资本后,重点推进三项制度改革,对职业经理人和员工全面实行市场化薪酬体系和考核分配机制,2017年经营效率显著提升,利润总额同比增长62.78%。

下一步,按照国务院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部署,发展改革委和国资委共同落实相关混改任务,包括重点推动电力、石油、天然气、铁路、民航、电信、军工等领域混改试点示范。

问:国家安全概念股票有哪些

军事题材

问:国家安全战略纲要受益上市公司

纵观历史,黄海在中国历史上产生过重大影响,甚至曾经改变过中国历史的进程。中国是人类传统海洋大国和强国,首开中国数千年辉煌海战史先河的,就是发生在东周春秋晚期吴国和齐国之间的黄海海战。公元前485年,吴国和齐国之间在黄海爆发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场海战,齐国获胜,直接扼制了吴国对北方地区的扩张和称霸战争。
公元663年在黄海爆发的白江村海战是中日关系史上的第一次战争,其结果是日本惨败,被迫停止了对朝鲜半岛的扩张,此后近1000年里,未曾向朝鲜半岛用兵。日本也由此认识到自身的不足,积极向唐朝学习先进的文化,巩固了大化改新的成果。而中国则借此建立和巩固了东亚的朝贡体系,使之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该地区的国际关系模式。
公元1598年在黄海发生的露梁海战是援朝逐倭战争中的决定性战役。中朝联军在明朝水师将领陈璘的指挥下,在黄海的露梁海域打败日军最精锐的小西行长所部。朝鲜水师名将李舜臣和明朝水师将领邓子龙在此役中牺牲。露梁海战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援朝逐倭战争的成功。日本向朝鲜扩张的企图又一次受到严重挫折。然而由于此战消耗军费及伤亡数字惊人,被称为明朝后期的“三大征”之一,明帝国因此耗尽了国力并激化了矛盾,导致前有农民起义,后有后金崛起的困境出现,并最终使明朝走向灭亡。
公元1894年的黄海大东沟海战的胜利终于使日本向亚洲大陆扩张的梦想成真。而中华民族则因此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大清帝国由此走向半殖民地的屈辱境地,由此产生的台湾问题一直影响到现在。
有资料显示,百年来我国从海上被入侵达84次之多,仅从黄海地区入侵的就达26次。新中国成立后,为了应付黄海及渤海方向的安全威胁,成立了北海舰队,因其拱卫京畿,装备精良,被称为“海上御林军”。在冷战期间,北海舰队一度拥有中国海军所有的驱逐舰(当时海军最大的水面战斗舰只)和核潜艇,是三大舰队中实力最强劲的一支,也是任务最为艰巨的一支。
冷战结束后,黄海依然不太平。1994年美国航母“小鹰号”在黄海跟踪我核潜艇;2010年,黄海地区又发生“天安”舰事件,并由此引发地区局势紧张,美韩借此机会企图在黄海举行军事演习,遭到中国的强烈抗议后暂时作罢。中国如此强烈地反对美韩黄海军演,除了历史上黄海带来的屈辱与灾难让中国对其他大国在黄海的军事行动抱有高度警惕外,还有现实的考虑:
第一,黄海的位置过于敏感,这里不仅毗邻中国经济发达的江苏和山东两省,同时也是京、津等重要城市的海上门户。美韩联军在此进行军事演习,可将上述地区都纳入航母舰载机的作战半径和舰载巡航导弹的射程之内,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第二,如果美韩联军在黄海进行军事演习,可借机熟悉该海域的地质水文情况。将来一旦发生战争,美国可以借机在此部署兵力,将中国海军最为精锐的兵种潜艇部队封堵在沿海浅滩,使其战场生存能力和突击能力大为下降从而被动挨打。同时,美国还可将其“宙斯盾”战舰部署在该地区,拦截中国的弹道导弹,从而削减中国的核威慑能力。
第三,美韩联军在黄海进行军事演习,也可通过舰载或机载的侦察设备对中国沿海及内陆地区的情况进行抵近侦察。这种行为将会严重损害中国的国家安全。
然而,黄海对于中国来说不仅仅意味着军事安全问题。在全球经济一体化趋势日益加快的今天,环黄海经济圈已经开始形成。这个包括中国北京、天津、山东、江苏、河北、辽宁和日本九州岛以及韩国全罗南道、全罗北道、忠清南道、京畿道、釜山、大田、仁川的经济圈人口超过3亿,贸易额和GDP都超过东盟自由贸易区,同时黄海已经成为东北亚海上物流中心,全球30大港口有3个在黄海。可以说黄海的安全局势事关整个东北亚的安全。

问:自主可控是什么?

自主可控就是依靠自身研发设计,全面掌握产品核心技术,实现信息系统从硬件到软件的自主研发、生产、升级、维护的全程可控。简单地说就是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各类软件全都国产化,自已开发、自己制造,不受制于人。像IT行业里的长城电脑就一直在强调自主可控,国产CPU处理器、国产BIOS、国产操作系统、自主研发的主板和计算机系列配套产品,在安全保密信息安全与保密方面很有意义。

问:现在有哪些开发平台支持国产化的?

国产化这个概念应该是19年左右才起来的把,貌似是政府内部传出的一个《安可联盟》里要求的,包含了国产的数据库、中间件扥等之类的相关要求,我印象中记得有一家开发平台是支持这些的,而且还是双方认证,好像是叫Myapps吧,具体公司名称忘了。